欢迎来到 - 爱你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鬼怪故事 >

魔棋

时间:2015-06-02 17:09 点击:

就在他下完最后一步,大功告成之际,整个棋盘忽然剧烈抖动起来,中间被困死的一块黑棋慢慢陷了下去,露出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

陆沉是一名年轻的围棋六段棋手,在最近一次国内举行的围棋大赛里,原本默默无闻的他奇兵突起,闯进决赛后,以凌厉无比的棋风战胜所有对手,夺得冠军。

消息传到陆沉的女朋友樱如耳朵里,可把她高兴坏了。樱如是陆沉的启蒙老师周学军一个老朋友的女儿,也是个围棋爱好者,周学军原先把她介绍给另一个得意门生陈洋七段做女朋友的,可阴差阳错,樱如却喜欢上了陆沉。她立刻打了个电话给陆沉,邀请他们师徒三人来她家喝庆功酒。

酒席上大家兴高采烈,唯独陈洋有些闷闷不乐。这次陈洋也参加了大赛,可第二轮就被淘汰出局,他只喝了一瓶啤酒,就借口头疼走了。周学军却喝得酩酊大醉,临走时仍一个劲地夸奖陆沉:“以你的资质,只要坚持不懈地努力下去,总有一天会成为世界围棋冠军的。”

陆沉夺得围棋冠军的消息经媒体报导后,铺天盖地的信件从全国各地飞到了他的手中,有要拜师的,做广告的,还有不少火辣辣的求爱信。这天,陆沉收到一个沉甸甸的邮件,里面竟是本保存完好的古旧棋谱。

他打开一看,上面记载了二十个珍珑棋局,无一不是精巧深奥,布局妙不可言。陆沉愣住了,这本棋谱对于棋手来说可是件无价之宝,看那纸张足足有上百年的历史,说不定还是件珍贵文物呢。陆沉仔细检查了邮包,上面的邮戳是本地的,但没有留下寄信人的姓名地址,邮包里除了这本棋谱外什么也没有。

陆沉想了老半天,也没想出有谁会寄这么珍贵的东西给他,就把周学军、陈洋找来一起商量,可他们两个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不过,这本棋谱上的棋局把他俩都吸引住了,最后周学军一拍大腿,说:“管他呢,这本棋谱又不是偷来抢来的。我们师徒三人齐心协力,先把这些珍珑解开再说。”

一连十来天,师徒三人都聚在陆沉家里对照着棋谱摆开棋局,研究怎么破解这些珍珑。那段时间,他们时而争得面红耳赤,时而抱头苦思,每当解开一个珍珑时又都像孩子般开怀大笑。樱如见他们这么投入又是感动又是好笑,笑他们三个都入了魔障。

功夫不负有心人,二十个珍珑棋局被他们解开了十九个,可是剩下最后一个却怎么也解不开。按棋谱上的说明,这局珍珑是白子赢的,可横下竖下都是黑子赢。这天傍晚,陈洋执的白棋再一次败给了陆沉的黑棋,看看疲态尽现的两个得意弟子,周学军很是心疼,说:“今天到此为止,晚上你们两个好好休息,我把棋谱带回家一个人琢磨琢磨。”

第二天,陈洋照例早早来到陆沉家里,可左等右等仍不见周学军来。陆沉打了个电话到他家也没人接,就和陈洋、樱如一道来到周学军住处。周学军中年丧妻后就一个人住,曾留了把家门钥匙给陆沉,陆沉敲了半天门没见回应,心里忽然有了种不好的预感,就掏出钥匙打开了门。

可他俩找遍整栋房子也没见人,大白天的家里电灯亮着,桌子上摆着一盘没有下完的棋,正是他们无法破解的那局珍珑。

陈洋试着摸了摸灯泡,很烫手,显然是昨晚周学军回家时拉亮后一直没有关掉的,可这会儿周学军上哪儿去了呢?三个人都觉得很纳闷,就在周学军家整整等了一天,仍不见周学军回来。之后几天,他们找遍了这座城市里所有周学军可能去的地方,却一无所获,那天晚上周学军离开陆沉家后,就连同那本棋谱一道失踪了。

就在陆沉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又一个匿名邮包寄到了他手上,里面除了那本棋谱,还有一封只有一句话的信:“破解那局珍珑,真相就会大白。”信上虽然没有署名,但从笔迹上看是周学军写的。

这件事情似乎越来越奇怪了,陆沉和陈洋商量后决定按照信上所说,先想办法解开珍珑再说。经过两人共同的努力,当晚果然有所进展,陈洋看看时候不早,坐在一旁的樱如已经哈欠连天,就识趣地走了。

送走陈洋后,樱如就到浴室洗澡去了,留陆沉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继续研究。这晚的进展格外顺利,就在他下完最后一步,大功告成之际,整个棋盘忽然剧烈抖动起来,中间被困死的一块黑棋慢慢陷了下去,露出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陆沉吓了一跳,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时从黑洞吹出一阵阴风,风声中夹杂着含糊不清的恸哭,让人不寒而栗:“陆沉,你来,快点进来……”

等樱如从浴室里出来,棋盘恢复了原状,陆沉却凭空消失了,此后再也没有人见到他。为此樱如大受打击,在陈洋的陪同下四处寻找打听陆沉的下落。这样整整过了一年,才彻底绝望,和对她一片痴心的陈洋举行了婚礼。

婚后不久,樱如发现陈洋常常睡到半夜,一言不发地从床上起来,趿着拖鞋到外面溜达一圈才回来,可第二天樱如问起来,他却矢口否认。樱如觉得很奇怪,有天晚上,她等陈洋起床后,悄悄跟在了他的背后。

只见陈洋走进隔壁的棋室,从书柜里取出一本旧书在桌子上摊开,然后在棋谱上摆开棋局,借着灯光樱如发现陈洋摆的竟是陆沉失踪时的那局珍珑,陈洋越下越快,眼看只要最后一个白子落下,白棋就赢了,陈洋手中举着一颗白子却迟迟不肯放下,脸上浮现出一种阴森恐怖的笑容。

樱如站在门外直看得毛骨悚然,却见陈洋把手中棋子放入棋盒,朝着门外走去。当他走过樱如身边时,竟视而不见,径直回卧室睡觉了。

樱如怔怔站了半天,想起听人说过得了梦游症的人,睡梦之中会起身行走做事,甚至杀人,梦醒之后却全无所知。照这情况看陈洋就是个梦游症患者,可是他为什么会在睡梦中起来下这局珍珑,而且脸上露出这么阴险的笑容呢?

隐隐之中,樱如觉得这事和陆沉失踪有关,在他失踪之前,不是收到一封信,说破解了珍珑就会真相大白么?她慢慢走到棋盘前,拿起一枚白子,就要往刚才陈洋空下的位子放下去,背后忽然传来一声断喝:“住手!”

樱如回头一看,只见陈洋满脸惊惶地从门外走进来,一把夺过她手中的棋子:“这步棋千万不能下!”樱如看着他气急败坏的表情,忽然什么都明白了:“是你利用这局珍珑,害死陆沉的?”

陈洋脸色刷地一下全白了,喃喃说:“我这么做,全是为了你啊……”

原来那本棋谱是陈洋的祖传秘物,据说是南北朝时一个精通围棋的邪教高手呕心沥血之作,只要谁破解上面的二十局珍珑,就会打开禁锢之门,释放出被囚禁在珍珑里的阴魂,把人吸进棋门,永世不得超生。陈洋和陆沉说起来都是周学军的得意弟子,可陈洋下棋从来不是陆沉的对手,就连樱如也被他夺走。那次围棋大赛后,陈洋终于抑制不住嫉妒,起了歹心,匿名把棋谱寄给了陆沉……

樱如恍然大悟:“这么说来,周学军老师也是你害死的!”陈洋说:“那是个意外,那晚我没想到他会把棋谱带回家研究,等我赶到周老师家时,他己经被珍珑吸了进去,我就把棋谱带回家,然后假冒他的笔迹,写了那封信给陆沉。”

樱如顿时觉得天昏地暗,她定了定神,鄙夷地看了仍在向她苦苦哀求的陈洋一眼,就向门外走去。陈洋一把拉住了她,急切地说:“你到哪里去?”樱如冷冷说:“我去公安局报案。”陈洋脸色立刻沉了下来,恶狠狠地说:“你不要逼我。”

看到陈洋眼里杀机隐现,樱如又恨又怕,使劲推了陈洋一把,陈洋一时没有防备,被她推得倒退两步,“砰”地一声,撞在身后桌子上,那颗白子也从他手中掉落下来。樱如转身就跑,可没逃几步,就被陈洋一把抓住,狞笑着说:“既然你这么喜欢陆沉,我就成全你,让你和他做个伴……”

就在这时,陈洋觉得脑后冷风来袭,回头一看,不禁魂飞魄散,原来他掉落的那颗白子不偏不倚正好掉在空位上,禁锢之门顿时洞开,一个阴森森的声音从洞里响起:“你是第一百三十七个,陈洋,你快点进来陪我们……”

陈洋拔腿就跑,只见一团黑雾自棋盘升腾而起,迅速化为一只黑色的巨手,一把抓住陈洋的腰,转眼扩散开来,把陈洋整个人吞没,才又收缩成一缕,慢慢钻进棋洞,接着棋盘恢复了原样,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