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爱你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现代诗歌 >

巴西的左翼诗人和现代主义运动(二)

时间:2018-05-28 07:25 点击:
里约奥约会至今已过去两个月,开幕式上的一首《花与恶心》却给全世界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首诗背后是一场漫长的巴西现代主义运动。

两个月前的奥运开幕式捧红了一首卡洛斯·德鲁蒙德的《花与恶心》。这首诗的出现,让我们惊叹于我们对巴西的认知除了足球沙滩美女外知之甚少。我们在关注拉丁美洲文学和诗歌的同时,不出意外几乎都指向西语文学,而巴西作为那片土地上唯一一个葡语国家,虽然占据一半领土,其文化传承却往往被遮蔽在人们对拉丁美洲西语文学的想象之中了。随着《花与恶心》的走红,皓空间请来了其译者胡续冬,以巴西近代的左翼诗人切入,详尽地讲述了二十世纪在巴西文化界发生的现代主义运动——一段摆脱殖民、寻求身份认同、反抗霸权的历史。
现代主义第二阶段:构造巴西国民情感
维尼休斯·德·莫拉伊斯(1913-1980)
这个要讲第二代现代主义诗人里面非常重要的一个人,叫维尼休斯德莫拉伊斯。奥运开幕式上巴西超模吉赛尔·邦臣走猫步时配的背景音乐《伊帕内玛的女孩》大概是全球最有名的咖啡馆常用歌,作词的就是这个人。维尼休斯是一个全能型的人,一生有几大成就,他一辈子都是高级外交官,全都是驻在好的使领馆。巴西出产外交官诗人,很多外交官同时是诗人。与此同时他也是波萨诺瓦的缔造者之一,另外是巴西电影,他是让世界开始了解巴西电影最早的一个人。上世纪五十年代有一部电影叫《黑人俄耳甫斯》,是巴西一部得戛纳金棕榈奖的电影,是他编剧的。
巴西现代艺术有一个特点,它的现代诗歌、现代文学,从一开始就是各个领域的一起在玩圣保罗现代艺术周。后来在各个阶段沿承了这个传承,就是所有阶段性的时刻,如果大家要突破做一个变革,都是各领域的一块玩。他们的朋友圈,一个写诗的可能和另外一个写诗的不怎么来往,但是和一个搞音乐的天天混在一起,在巴西艺术领域的大圈子是打通了的。

巴西的左翼诗人和现代主义运动(二)

巴西的左翼诗人和现代主义运动(二)

巴西的左翼诗人和现代主义运动(二)

他还有个江湖字号,叫征服者(当然这个非常不正确),一辈子正式结婚九次,每一个妻子都很漂亮。非正式的,出现在他诗里的、他献过诗的妹子难以计数。还有这种不敢写出来的就不好数了。当他非常非常老的时候依然还有十八九岁的激进大学生跟他混在一起。
女性秘方(节选)
请丑陋的女人们原谅我,但
美必须是重中之重。所有的一切
都必须关于花,
所有的一切,都必须关于舞蹈、
关于最高的时尚(或者
让女人们一身蓝色进入社会主义,无比优美,
就像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女人)。
没有折中的说法,所有的一切
必须完全美丽。有必要让你的第一印象
像刚刚落地的苍鹭,也有必要
让你的面庞在一瞬间呈现出破晓后第三分钟的
天边的颜色。
有必要美得若无其事,但所有一切
将会自我投映并在
男人们的眼睛里盛开得繁花似锦。有必要,绝对
有必要
变得美丽、不可预知。有必要合上
眼皮
回忆艾吕雅的一首诗,有必要在爱抚时
让胳膊变得超越肉体:抚摸它们的时候
就像抚摸下午的琥珀。啊,让我告诉你
一个女人有必要像鸟儿面前的一片花瓣
一样站立,
必须要美丽,或者至少要有一张让人想起神庙
的脸,有必要轻盈
就像浮云中最飘忽的一缕:但必须是
有着眼睛和臀部的一缕。屁股非常重要。眼睛
毫无疑问,必须带着
水汪汪的天真的邪气。鲜嫩的嘴唇
(但不是湿的!)也无比重要。有必要拥有
削瘦的手足,凸现少许纤纤细骨,
尤其是在双腿交叉时显现出绝妙的膝骨,在
腰部轻摆时推送出辉煌的髋骨。
但是,最最重要的是锁骨:一个女人
没有锁骨
就像一条河流没有桥梁跨过。不可缺少的是
作为前提的优美小腹,有了它
女人就变成了圣杯。她的乳房
最好是希腊-罗马的风格,而不是哥特式或者
巴洛克风格,这样
它们就能以至少五瓦特的能量照亮
无边的夜色。
(胡续冬 译)

巴西的左翼诗人和现代主义运动(二)

巴西的左翼诗人和现代主义运动(二)

巴西的左翼诗人和现代主义运动(二)

这首诗非常的政治不正确,非常大男子主义,描述以拉丁美洲的大男子主义之眼缔造出来的女性,非常“皮格玛里翁”。但是拉丁美洲的很多江湖奇女子吃这套,就跟发了狂似的扑向他。这么长的诗,在巴西现在还有很多女生会背。
和第一代现代主义诗歌不同的是,他更多的是构造了适合表达20世纪中期巴西国民情感的一种新型的抒情强度。如果说第一代巴西现代主义诗歌是确立了一个语言的合法性,那么在这一代确立的是现代诗歌情感的合法性。所以很多第二代的现代主义诗人都是抒情圣手,可以说他是现在我们所理解的巴西人性情的缔造者之一。
卡洛斯·德鲁蒙德·德·安德拉德(1902-1987)
另外还有一个是开幕式上的诗歌的作者卡洛斯·德鲁蒙德·德·安德拉德,他跟维尼休斯刚好相反,这两个人都是写诗特别重感情的,但是一个激情,一个冷峭。维尼休斯是以打了鸡血一样对女性的激情而著称,而卡洛斯的诗特别冷,但是是那种比较温暖的冷,像老舍早年写的那些对市井观察,对市民情感的把握一样。他的名言就是,“我只是一个和自己斗争的战斗者”。巴西80年代末的货币,有他的头像。

巴西的左翼诗人和现代主义运动(二)

巴西的左翼诗人和现代主义运动(二)

里约最漂亮的七公里长的月牙形的科帕卡巴纳海滩,全世界最漂亮的海滩之一,在最核心的位置雕了一个雕像给他,椅子上有句话,是葡萄牙语,“在海中一座城市已被写就”。大家觉得用这句话来描述里约太屌不过了,就把它雕在这儿。他在巴西南部的南大河州还有一个雕塑,雕了他和另外一个诗人马里奥.金塔纳(音),他们俩是好朋友。这个雕塑本来有本书握在他手里,是一个青铜材质的一本书,结果这本书给小偷给撬了,然后手里空了,但是卡洛斯的读者特别多,不忍心看他手里老是空着,所以大家发起了一个运动,老往卡洛斯手里塞本书,塞完了过来就跟他合影,被塞得最多一本书是让热内的《小偷日记》。这是巴西人特别独特的一个冷幽默的方式。而且卡洛斯自己的诗里头也有很多类似于这种行为方式的巴西式的幽默。

巴西的左翼诗人和现代主义运动(二)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