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爱你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感人故事 >

武汉两位新上榜“中国好人”分享感人故事

时间:2018-06-14 01:23 点击:
6月30日,我市王小玉、邵桃荣荣登6月“中国好人榜”。41岁的邵桃荣是新洲区汪集街王龙村村民,家里有3个人:除了邵桃荣,还有她68岁的母亲范幼凤,以及被这个家

武汉两位新上榜“中国好人”分享感人故事

王小玉教女儿黄梦婕弹琴

武汉两位新上榜“中国好人”分享感人故事

邵桃荣照顾无血缘关系的失腿老人

武汉两位新上榜“中国好人”分享感人故事

“中国好人”黄旭华在发布现场 记者刘斌 摄

  6月30日,我市王小玉、邵桃荣荣登6月“中国好人榜”。在6月“中国好人榜”发布活动现场,两位新上榜中国好人分享了自己的故事。

  社区居民王小玉:

  身患癌症将智障女培养成特奥冠军

  1997年12月,结婚6年、34岁的江岸区四唯街六合社区居民王小玉,迎来女儿出生。对这个家庭来说,就像是梦中的捷报,于是,给女儿取名黄梦婕。令王小玉没有想到的是,女儿1岁多还不能说话,也不会站立。“智障二级!”医院的检查结果如五雷轰顶,无情地将王小玉一家的期盼击碎。

  “我30多岁才有了宝贝女儿,一心想把她培养成很优秀的孩子,将来让她上大学,不料却被诊断为智障。“在活动现场,王小玉回忆当初说:“我无法用语言形容当时的绝望。”

  王小玉和丈夫都是下岗职工,为扛起家庭的经济重担,在女儿刚出生2个月时,丈夫南下打工,月收入只有500元,为节约路费,每年春节才回一次家。1999年,女儿2岁时,王小玉不幸患甲状腺癌,必须常年吃药,开销庞大,她不得不经常到菜市场捡菜叶勉强维持生活。

  王小玉回忆,刚开始教女儿东西时候,小梦婕对一切都是木然的。教女儿学写0到9十个阿拉伯数字,王小玉花了1年时间。

  王小玉拖着病体,凭借伟大的母爱和惊人的毅力,20年如一日,通过各种训练,教会了女儿吃饭、说话、写字、做家务、洗衣……如今,黄梦婕不仅会画画、跳舞、弹琴,而且电脑打字飞快,能与人正常交流。

  2016年5月,先后在第十三届世界夏季特奥运动会手球比赛中获得一银一铜、世界国际东亚区特奥运动会获得滚球金牌的黄梦婕在社区关心下,走上了社区为其提供的助残岗位。

  在女儿面前,王小玉从来没哭过,一直乐呵呵的。可王小玉却说,自己背地里不知道哭过多少次。

  活动现场,女儿黄梦婕说出了自己的愿望:希望多学习,有一个好的家庭,能幸福地生活下去。听到这,王小玉流下热泪:“天下的母亲,都希望孩子有一个幸福的人生。”

  农家女邵桃荣:

  “接力践诺” 照顾失腿爹爹35年

  “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照顾好黄爹爹,他今年80岁了。希望大家像我这样,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6月30日,刚刚荣获“中国好人”称号的邵桃荣说。

  41岁的邵桃荣是新洲区汪集街王龙村村民,家里有3个人:除了邵桃荣,还有她68岁的母亲范幼凤,以及被这个家庭照顾了35年的失腿老人、80岁的黄礼和。

  母女俩与黄礼和并没有血缘关系,1969年,黄礼和“上山下乡”到汪集王龙村。邵桃荣的父亲邵水清是接待黄礼和的第一个村民,两人一见如故,成了好兄弟。1972年10月,黄礼和在劳动中受伤,不幸截去右腿。6年后,他的左腿又因病被截去。知青政策落实后,老家已没有亲人的黄礼和无家可归,只能留在王龙村。

  1982年,邵水清与妻子范幼凤商量:“干脆将黄大哥接到家里住吧。”那一年,邵桃荣6岁,妹妹3岁,而弟弟邵长明刚出生,日子过得很紧巴,但妻子仍爽快答应。就这样,黄礼和走进了“新家”,一住就是35年。

  2009年11月,邵水清患胃癌去世。他吩咐唯一的儿子邵长明,要照顾好伯伯,为老人养老送终。2011年1月,邵长明因车祸突然去世。

  面对娘家重大灾祸,已出嫁十多年的大女儿邵桃荣从婆家搬回娘家。她告诉黄礼和:“伯伯放心,爸爸走了,弟弟走了,我回来照顾你。”

  “当我做出回家照顾黄爹爹的决定后,我的丈夫和公婆都表示了理解和支持,这也让我非常感动。没有丈夫和公婆,我做不了这些。”邵桃荣说。

  为了让黄礼和散心,今年4月邵桃荣专门背着他,拿出攒下的3000元买了一辆残疾人电动三轮车。黄礼和开心不已,经常骑着车去汪集、邾城逛一逛。记者董晓勋 胡雪璇 通讯员张婷 何劲

  互动>>>

  父亲临终都不知道自己做什么工作

  “中国核潜艇之父”回忆三次流泪

  有这样一位老人,他的职业曾经与世隔绝,充满神秘感;为了工作需要,他隐姓埋名30多年,父亲临终时都不知道他究竟在干什么;90多岁的他依然在工作一线忙碌,不知疲倦。

  6月30日在中南剧院举行的6月“中国好人榜”发布仪式上,中国第一代核潜艇总设计师、中国工程院院士、中船重工719所名誉所长、“中国好人榜”敬业奉献类好人黄旭华,回忆了自己一生中三次流泪。

  第一次是1988年初,核潜艇按设计极限在南海作深潜试验时。所有参试人员明白,稍有不慎就是艇毁人亡的后果。

  黄旭华说,在这种情况下,有的参试人员在试验前给家里写了遗书,有的人在宿舍唱起《血染的风采》。

  当试验成功、潜艇浮出水面的时候,“我很激动,我没有哭,但我满脸都是泪水”。黄旭华说。

  在这30年间,黄旭华父亲患重病去世,老人至死都不知道儿子在做什么工作、在哪里工作。二哥去世,黄旭华也没能回去送行。

  上世纪80年代末,黄旭华给母亲寄去一本杂志,上面隐晦介绍了他们研制核潜艇的事迹。

  黄旭华的母亲一而再、再而三地阅读这篇文章。老人把一家人召集在一起,只说了一句话:“三哥(黄旭华)的事情,大家都得理解、要谅解。”

  听了这件事,黄旭华又一次落泪了。

  第三次是黄旭华回家乡给父亲上坟时。黄旭华说:“我离家30年,父亲重病了,我回不去;去世了,我回不去。父亲去世前,不知道他的儿子在做什么,只知道我在北京的邮箱号。”

  “父亲啊,不孝的儿子回来看您了。”在父亲的坟前,黄旭华第三次流下热泪。

  (记者胡雪璇 通讯员何劲)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