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爱你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占卦 > 风水 >

在文化与迷信中尴尬生存,一个打不出“风水”招牌的风水村

时间:2018-07-12 06:21 点击:
但三僚村的风水教学一直恪守“传男不传女,传内不传外。”曾达旺回忆说,他们小时候并不经常接触风水,父亲要求他们要多识字、多交流,特别是语文要学好。差不多

但三僚村的风水教学一直恪守“传男不传女,传内不传外。”曾达旺回忆说,他们小时候并不经常接触风水,父亲要求他们要多识字、多交流,特别是语文要学好。差不多20多岁,曾达旺才有机会跟着父亲出去看风水。“我跟着父亲的时候,就是看,看父亲怎么寻找突破点,不能插嘴。等看完顾客后,父亲会考我如何看待这里的风水。”面对父亲的时候,曾达旺毕恭毕敬,“学了15年,我才真正出师,开始独立看风水。”

原标题:在文化与迷信中尴尬生存,一个打不出“风水”招牌的风水村

从江西省兴国县城往东南方向67公里,可以看到一个山环水绕的村子,村口立着块高达10米的牌坊,上面写着“风水文化第一村——三僚”。

在农田里、街边聊天的人群中、吃饭的宴席上,甚至村委会的办公室边,随时可以找到风水师。在这个江西省十大贫困县之一的兴国县下辖的村子里,风水师有着独特的地位。

2016年4月24日,江西兴国市三僚村,村里的小孩在玩一个挂钟。钟上刻有堪舆的口诀。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陈荣辉

2016年4月24日,江西兴国市三僚村,村里的小孩在玩一个挂钟。钟上刻有堪舆的口诀。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陈荣辉

“一张罗盘跑天下”的风水师

“风水就是混口饭吃,不是很稳定,好的时候肯定赚个几十万,不好的时候,也就吃吃饭。”三僚的村干部曾福林这么说道,“这是一门技术活,不是每个人想学都可以学得会的。”

在文化与迷信中尴尬生存,一个打不出“风水”招牌的风水村

2016年4月24日,江西兴国市三僚村,“乌鸦落阳”建筑,这个乌鸦泊田的形状有特别的风水讲究,曾被火烧毁。

在村民们口口相传且深信不疑的故事中,三僚就是个先天命中注定、后天努力打造的风水宝地。而且似乎没有比如今更宽松、友好的从业环境了。有报道显示,早在2007年,国家行政学院程萍博士完成的《中国县处级公务员科学素质调查报告》即显示,一半以上的县处级公务员存在相信求签、相面、星座和周公解梦4种迷信情况。

村民纷纷奔向这条前景不错的“致富之道”。

在文化与迷信中尴尬生存,一个打不出“风水”招牌的风水村

2016年4月23日,三僚村,村里的小孩在祠堂前玩耍。三僚人宗族观念很强,建村至今一直过着简单的“曾廖两姓”生活。“两姓”村民长久以来以阴阳河为界,划地而居,井水不犯河水。

一个皮箱,两件换洗衣物,还有一个罗盘,就是从三僚走出的风水师曾达旺平时随身携带的物件。“走南闯北,罗盘不离手,其他都是次要的。”

4月22日,曾达旺在东莞为两个客户看风水,晚上就住在客户安排的酒店里。客户想要和他多聊一会儿,被他拒绝了,他觉得没有到客户居住的地方实地考察,不能“胡扯”。

在文化与迷信中尴尬生存,一个打不出“风水”招牌的风水村

2016年4月21日,东莞,曾达旺和客户走到房子顶楼,寻找房子的“龙脉”所在。

“这两个客户都是之前的客户介绍的,没有怎么收取费用,更多是认识一些朋友,然后形成一个良好的关系。”曾达旺有自己的打算,“需要我出手的时候,我再出手,我的出场费基本维持在2万,像我父亲就是5万一次。”

在文化与迷信中尴尬生存,一个打不出“风水”招牌的风水村

2016年4月21日,东莞,曾达旺在一位企业家办公室进行风水勘探。

“村里有的风水师看一次风水要收几十万。做我们这行,大家就是看谁的名气大,名气大他赚的钱就多”,他有些羡慕。靠着祖祖辈辈传下来的看风水的本事,这个常住人口有六千多人的村子里,目前有100多人专职从事风水师行业,兼职及相关行业有将近400多人。

但三僚村的风水教学一直恪守“传男不传女,传内不传外。”曾达旺回忆说,他们小时候并不经常接触风水,父亲要求他们要多识字、多交流,特别是语文要学好。差不多20多岁,曾达旺才有机会跟着父亲出去看风水。“我跟着父亲的时候,就是看,看父亲怎么寻找突破点,不能插嘴。等看完顾客后,父亲会考我如何看待这里的风水。”面对父亲的时候,曾达旺毕恭毕敬,“学了15年,我才真正出师,开始独立看风水。”

在文化与迷信中尴尬生存,一个打不出“风水”招牌的风水村

2016年4月21日,东莞,曾达旺帮一位顾客查看风水。

随着时代的变化,看风水从以前主要以看阴宅(墓地)居多,现在还要给房地产公司选址、搬家摆放床位等。服务的对象也从以前广东、福建等地的农村地区发展到了现在各大中城市。

“风水经济”已经成了村子的支柱产业。

在文化与迷信中尴尬生存,一个打不出“风水”招牌的风水村

2016年4月24日,曾达旺的父亲曾繁炉在一个阴宅前查看罗盘。

“我的父亲除了台湾没去过,整个中国都走遍了。”曾达旺的父亲曾繁炉已经70多岁了,他看了50多年的风水。但现在身体不是很好,已经很少出去“跑地理”(风水业务的别称)。一般都是“东家”(客户)来接,“出场费”达到了5万一次。

在文化与迷信中尴尬生存,一个打不出“风水”招牌的风水村

2016年4月23日,东莞,曾达旺坐火车回老家。

村口盖起了很多新楼盘。曾达旺去看了自己家正在装修的房子,4层楼高,400多平米。“已经花了差不多50多万了,不包括家具。”曾达旺说,“但看风水需要到处跑,不是那么轻松的。”

在文化与迷信中尴尬生存,一个打不出“风水”招牌的风水村

2016年4月24日,一旦有家庭摆喜事,村子道路两旁就停满了各种小车子。

“反哺式”的风水旅游业

2011年,三僚村被纳入国家4A级旅游景区,成为“江西省历史文化名村”,“三僚堪舆文化”也被列入江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中。

在文化与迷信中尴尬生存,一个打不出“风水”招牌的风水村

2016年4月23日,三僚村,游客在景区内游玩。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