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爱你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情感故事 >

“岁月擦掉妈妈的记忆,但擦不掉我们的感情”

时间:2019-02-10 19:57 点击:
郑阿姨为吕奶奶做手部按摩。 郑阿姨悉心照料吕奶奶。 宣阿姨抱着许奶奶,锻炼她走路。 在杭州市社会福利中心失智区,有这样一些“失忆”的妈妈,她们可能忘了整个世界,但爱的记忆,仍在!也许,是一个浅浅的微笑;也许,是一次轻轻地抚摸;也许,是一声喃

“岁月擦掉妈妈的记忆,但擦不掉我们的感情”

郑阿姨为吕奶奶做手部按摩。

“岁月擦掉妈妈的记忆,但擦不掉我们的感情”

郑阿姨悉心照料吕奶奶。

“岁月擦掉妈妈的记忆,但擦不掉我们的感情”

宣阿姨抱着许奶奶,锻炼她走路。

在杭州市社会福利中心失智区,有这样一些“失忆”的妈妈,她们可能忘了整个世界,但爱的记忆,仍在!也许,是一个浅浅的微笑;也许,是一次轻轻地抚摸;也许,是一声喃喃地叮咛,但无一不是母亲爱的表达!也正因为如此,这些不经意的言行,都会触动儿女内心最柔软的地方。“虽然岁月不断地擦拭妈妈的记忆,但擦不去孩子们对妈妈的感情”。这里有护理员公认的三位孝顺儿媳和女儿。上周五,我们走进失智区,看看她们是如何照顾如同两三岁孩童般的妈妈的。

与婆婆共住30多年

有“阿琴”在身边,婆婆就安心了

每天上午,在市社会福利中心失智区,89岁的吕奶奶床边总会陪着一个人,她头发微卷,打扮干净,态度斯文,有时陪着老人说说话,有时给老人喂喂酸奶,大家都说吕奶奶有这么好的女儿真是好福气。

不过,在一次偶然的谈话中,大家才得知这位每天来陪伴老人的不是她女儿,而是她的儿媳郑国琴。

吕奶奶有一独子,老公早在吕奶奶30多岁的时候就过世了。之后,她与儿子相依为命。儿子1982年结婚后,她跟儿子、儿媳住在一起,生活了30多年。

“婆婆以前是厂里工宣队的队长,写得一手好字,个性也蛮倔强的。住在一起哪里能没有一点矛盾的,但是她是长辈,我能让就让。而且她也很有分寸的,比方说她觉得我教育女儿方式不对,从来不会在女儿面前讲我不好,给我难堪,而是在我女儿不在的时候,她才说我几句。”郑阿姨说,婆婆前几年出现老年痴呆症状,生活时间开始颠倒,白天睡觉,晚上吵闹。那段时间,她和婆婆睡在一个房间里,“丁字床,她睡一边,我睡一边,晚上我陪着她。”

因为郑阿姨退休后还找了份工作,白天不放心,就把婆婆送到市福利中心,晚上下了班再接回去。后来,婆婆的腿脚不方便了,无法上下楼梯,她才把人送到失智区长住,而她也辞了外面的工作,每天都来陪她。

有几天,郑阿姨有点事情,让老公替一下。婆婆就总唤“阿琴”、“阿琴”,要儿子把儿媳妇叫来。郑阿姨说:“他只好骗她,说我去厂里上班了,要下班再来。她可能已经弄不清楚‘阿琴’是谁了,但我坐在她旁边,她的心就很定的。”

每天郑阿姨来福利中心前都要去菜市场买四个鱼丸,现烧了带来给婆婆吃。刚开始,吕奶奶不肯让护理员给她洗澡、剪指甲,而都要郑阿姨来做,“她现在就跟两三岁的小孩子一样,要哄一哄才行。”

吕奶奶时常会表现得烦躁、吵闹,但是每次儿媳一来,她就会安静下来,家人的陪伴,就像安宁的港湾。

而且,郑阿姨照顾婆婆蛮有心得了,虽然她自己有兄弟姐妹五个,照顾自己妈妈的任务相对轻一点,但92岁的妈妈洗澡只肯让郑阿姨来洗,觉得她的动作特别轻柔,洗得舒服。

她说自己的妈妈和兄弟姐妹也很理解她,知道她要照顾婆婆,所以兄弟姐妹对妈妈多管一点也乐意。

等老人午睡后,她们才会离开社会福利中心,走的时候,不忘跟护理员阿姨道声谢:“辛苦你们咯,毕竟你们照顾得多。”第二天,她们又继续陪伴的日子……

姐妹花轮流天天报到 “她虽然有时会叫我‘阿姨’,但叫什么都无所谓”

在市社会福利中心失智区,81岁的许奶奶房间总是格外热闹,老远便能在走廊上听到清脆、爽朗的声音,那是因为许奶奶的女儿来了。

两年多来,许奶奶两个女儿总是轮流来看望陪护妈妈,老人每日身边都有人。

早晨7点半,福利中心有的工作人员还没上班,大女儿宣建英就换了三趟车从大关赶来了,“车子没有直达的,中间两部车子都是只乘了一站就要换。”

每一次来,她都拎着一个蛮大的环保袋,里面的保温罐装了给妈妈做的午饭,这天是黑木耳笋干丝瓜汤。许奶奶没有牙,只能把饭菜打成糊状吃,所以宣阿姨每次都要多加一点汤。除了饭菜,还有水果,喝的茶水里经常会加一些铁皮石斛、人参补充营养。

每天一早先给妈妈吃个水果糊。护理员打来热水,宣阿姨就给妈妈泡脚,泡完便抱着妈妈在房间走两圈。为什么要抱着走?因为许奶奶的腿已经走不了路了,宣阿姨抱着妈妈,整个人都挂在她身上,她拖住妈妈的屁股慢慢朝前挪,“要是一点不动,那更加糟糕,不管怎么样都要让她走一走。”

宣阿姨说,在自己的记忆中,妈妈是位个性活跃开朗的人。她曾经是一名杭州的公交售票员,工作很忙碌,每天早出晚归,既要赚钱,又要照顾两姐妹。爸爸去世得早,妈妈的辛苦,两姐妹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许奶奶病情已进入最后一期,她原来住在福利中心的健康区,现在到了失智区,而且从一开始的健忘,到慢慢丧失了沟通能力,眼睛几乎看不见了,话也说不了。她有时候会叫女儿“阿姨”,已经分不清人了。“她叫我什么都无所谓的。姆妈,来抱抱,亲一下。”宣阿姨伸出手抱住妈妈,把脸贴到妈妈脸上,而许奶奶会很配合,还会把女儿的手捧在自己手里,不停地抚摸。

宣阿姨感慨,妈妈在,人生就还有来处,“现在我们只要每天能看到她,喊一声妈妈,就是莫大的欣慰了。”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