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爱你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难过日记 >

“我真的感到难过”一位医务工作者的门诊手记

时间:2019-03-15 14:47 点击:
“今天我刚会诊完一例高热病人。”医生值班室中传出声音。这是一位高瘦俊朗的中年男子。记者坐下与他攀谈得知,他就是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的副院长刘玉明副教授。 “刘老师,发热门诊有点事,请您来一下好吗?”记者正打算与刘副院长聊聊,急促的声音打断了

    “今天我刚会诊完一例高热病人。”医生值班室中传出声音。这是一位高瘦俊朗的中年男子。记者坐下与他攀谈得知,他就是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的副院长刘玉明副教授。

    “刘老师,发热门诊有点事,请您来一下好吗?”记者正打算与刘副院长聊聊,急促的声音打断了我们的对话。“我去一下!”,刘副院长急匆匆的走了。记者在值班室中随便翻看了一些材料,这时一篇刘玉明副院长的门诊日记出现在记者的视野中——

    “4月27日 星期日 晴

    今天是医院建立发热门诊的第10天,发热门诊共接诊高热病人184例,有一例被确定为临床观察对象的高热病人已经被排除SARS。

    昨天晚上7:30分,医院发热门诊又接诊了一位高热病人,这是一位从北京回来的22岁男子,当时体温高达38摄氏度,不断咳嗽,发热门诊检验科医生进行血常规化验后,发现他的白细胞低于正常值;拍了X光胸片后,看到肺部有阴影,为了慎重起见,医院SARS诊治专家组成员会诊这位病人。

    根据X光胸片,专家们对他的胸部影像学、临床资料、症状体征、实验室检查资料进行了分析,大家一致认为,虽然他没有典型的SARS症状,但也不能有丝毫马虎,确定为临床观察对象留院隔离观察。

    那个晚上是一个漫长的夜晚。一旦会诊病人,我们也必须隔离在病区内,晚上11:45分,妻子打电话来,我说今晚有一位急诊病人,不能回家了,我再一次对妻子撒了谎,这是第几次对妻子撒谎,我也记不清了,我的工作妻子是不知道的,我从没有告诉过她,我不能让她在操心每天繁杂工作的同时,还要为我担心。想象着妻子已然睡去,安详的样子,我有了丝丝的不安。

    今天早上,医生再次对这位病人量体温、作血常规化验、拍胸片,发现经过昨天晚上的治疗,他的白细胞计数恢复了正常,体温也降了下来,最终经过我们专家组的一致意见,排除了他SARS的可能性,诊断为肺炎。这真是一件值得欣慰的事。但是,就在刚才,看电视得知又一位医护人员倒下了……”

    这时,门口传来了刘副院长的声音:“对不起,让你们久等了。”看到记者连忙收起的日记本,刘副院长坐到了记者对面,“刚才我们发热门诊的一个护士有点发热,我去看了,没事,就是普通的上呼吸道感染。”

    “每天我看电视,看到那么多的医护工作者在SARS治疗过程中被传染而牺牲,我真的感到难过。”说到这,这位中年男子的声音哽咽了,眼镜后,记者看到了他湿润的眼睛。(完)

    新华网2003年5月18日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